宣城信息港

当前位置:

王健林为什么四年三换万达电商CEO

2019/05/14 来源:宣城信息港

导读

2017年,飞凡要在运营推行方面有突破,明年要盈利,2020年要利润过百亿。在1月份万达公司年会上,王健林对上海新飞凡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

2017年,飞凡要在运营推行方面有突破,明年要盈利,2020年要利润过百亿。在1月份万达公司年会上,王健林对上海新飞凡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飞凡)寄与厚望。飞凡是万达电商的运营实体板块。

从2012年筹建电商站万汇,到其后与腾讯、百度携手打造腾百万,再到现在的新飞凡,万达在电商这条路上走得异常坎坷。短短几年时间,飞凡前后更换三任CEO,尤其是今年2月中旬,800万年薪CEO李进岭离职的消息更是刷爆络。

虽然万达方面紧急辟谣,但坊间依旧留下了不少谈资。其实,与800万年薪CEO相比,更值得关注的是,有钱也有资源的万达,在电商这条路上,到底经历了甚么?王健林定下的小目标,飞凡能完成吗?

800万年薪CEO离职背后

万达涉足电商领域可以追溯到4年前。2012年5月,万达开始组建O2O体系。当年年底,王健林与马云一个亿的赌约更是引爆业界。不久之后,万达悄然筹建的电商平台万汇正式上线。

据媒体报道,万达为了进军电商领域,前后耗资数亿元,其以200万年薪从阿里巴巴挖来龚义涛担负CEO,让外界惊讶不已。王健林乃至强硬地表示,将万达所有上资源统一划给电商公司,集中资源。这不是要求,是纪律。

不过,万达的初版电商平台做得并不顺利,其功能严重依赖万达原有的业务,很难向更大的市场推广。龚义涛到万达后,一批来自阿里、谷歌等公司的高管也加盟了万达。这拨人没做过线下业务,对万达独特的商业模式也不甚了解,失败也是在意料之中。财经评论员冀勇庆表示。

龚义涛不久就离开了,随着董策担负CEO,万达不再单干,而是拉上行业大佬共建电商平台。2014年8月,腾讯、百度、万达签署了战略合作意向协议,计划成立合资公司,在3年时间内投入50亿元。但是,与期待的不同,腾讯和百度的优势与万达的资源没有发生化学反应。实际上,由于综合因素影响,腾讯和百度并未实际投入任何资金,成立的新飞凡完全由万达出资。2015年6月,董策宣布离职。2016年7月,腾百万也悄无声息地散伙了。

在2016年2月,飞凡迎来了第三任CEO李进岭。李进岭曾任芒果CEO,主导了芒果从综合OTA向旅游O2O开放平台的战略转型,与当时飞凡的期望一致。

值得一提的是,外界对李进岭的关注,更多的是因为传言其年薪800万。即便是万达络科技集团总裁曲德君亲口辟谣,否认飞凡招聘过年薪800万元的CEO,也没能挡住传言发酵。其实这个事儿的起因是之前在招聘飞凡CEO时,猎头给外界的预估薪资区间达到了这个数字。实际上大家都知道,猎头给出的薪资数据主要是吸引人才的注意力,真正入职的薪水很少有达到区间范围的。李进岭就属于这种情况。万达方面有关负责人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

2016年10月,万达内部进行了大量调整,络科技集团(下称络团体)从金融集团中独立出来,飞凡的业务方向也进行了大调整,转变为实体+互联。

随着络集团的调剂,李进岭的身份愈显尴尬。去年底,万达前后挖来了谷歌全球副总裁刘允、微软互联工程院前副院长杨晓松、微软大中华区副总裁徐辉几位重量级人物,分别担负络团体首席运营官、首席技术官及副总裁。

对于上流传的李进岭离职后,络集团副总裁徐辉接手飞凡公司业务的传言,上述万达内部人士告知《中国经济周刊》,这类表述并不准确,目前其实不存在接手的问题。整个络集团的架构都在调整,汇报的层级和部门的划分均有变化,李进岭的离职也与这次调整有关,因此说接手并不准确。而且,徐辉的级别要比李进岭高,也不会负责这么具体的任务。

飞凡今年目标募资百亿

络团体大规模的调剂,印证了万达的野心。万达络科技集团一名内部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透露,集团的转型其实从2015年的下半年就已开始,当时的定位是实体商业+互联。此后,经过整合探索,万达决定将旅游、医疗、公共服务、互联金融等板块一并融入,实体商业的格局显然不够,因此将核心定位改成实体+互联。

资料显示,万达的实体+互联分为智慧生活开放平台、飞凡通、新金融、新征信、数字权益平台、全球招商平台等多个业务线,与之相对的,飞凡信息、快钱支付、络信贷、征信、海鼎、迈外迪、ETCP等一系列公司也被划入络集团旗下。

在1月中旬的万达年会上,王健林给飞凡定下了几个小目标:2017年新签合作大型购物中心2000个,新签约中小商家15万个,新签约中小城市70个;2017年三季度开始私募,预计募资100亿元;明年要盈利,2020年要利润过百亿

作为络团体的一个板块,飞凡却受到王健林的格外关注,每次见到万达络科技集团总裁曲德君都会叮嘱完成任务的事宜,甚至放下狠话你谁都可以忽悠,就是别忽悠我,要确保把今年任务完成。

实体商业这条线对于万达来说非常熟悉,我们目前做的其实就是整合线下各行各业的资源,将其嫁接到互联上。随着经济和技术的发展,我们认为这是必定趋势。上述万达内部人士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

与万达集团内部信心满满的态度相比,一些业内人士对于万达目前存在的问题还有担忧。

万达络团体的团队不稳定,商业模式模糊、烧钱亏损严重都是其目前面临的问题。而且,万达还没有将自己的线下资源优势完全利用起来。线上线下一体化后,关键看万达怎么整合全渠道的资源。电商分析师李成东表示。电商观察员鲁振旺也指出,万达团体的各个模块都独立运营,飞凡只是一个很小的一块,很难去撬动万达的资源来做出一个新的模式。

一名已离职的万达员工透露,虽然万达电商多次提出新的发展方向,但管理模式却是传统行业的思路,领导不会跟大家开会讨论,而是会告知下属要做什么,怎么做对公司。该员工表示,即便是飞凡的CEO,也要听从老板的安排,没有太多的决策能力。

目前,外界对于万达实体+互联的模式看得尚不透彻,万达的改革或许还会继续,至于是否能在新零售的概念尚未完全成型前趟出一条路,还需拭目以待。

中药能治痛经吗
益母颗粒的成分
月经量少的中药调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