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城信息港

当前位置:

哑巴晨晨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宣城信息港

导读

茫茫人海,相识相知的人又有几个?熟悉与陌生又有几分差距?都不是擦肩而过和终生相守吗?对每个人都要以相濡以沫的支持和关爱,对每个朋友都要有心有

茫茫人海,相识相知的人又有几个?熟悉与陌生又有几分差距?都不是擦肩而过和终生相守吗?对每个人都要以相濡以沫的支持和关爱,对每个朋友都要有心有灵犀的默契和配合,你的细致入微就是真正的友谊的连接,就是永恒的金刚石。  晨晨,是个哑巴,天生的,自然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但是,他却是个极其聪明的人。我们相识在年少时代,有着童稚的孩提时代;实际上他长我几岁。小时候,经常叫他哥哥;长大后,就直呼其名。但是,他不介意,因为他根本就听不见。  他,可爱之极,又有陕北人纯真的憨厚劲。  他与我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就是在夏天,阳光直射的中午,我们行走在树林之中,眼睛在此时变得有些贼乎乎的,不放过任何一个具有较大的三交杈。鸟儿在树上奔来奔去,叫声有几分的凄惨,因为他们的安全有了几分的威胁,因为在树底下徘徊的我们,成了它们命运的掌握者。  我们顺利地掏了很多的鸟蛋,还有几个可爱之极的小鸟。晨晨兴奋的发出“啊啊”的叫声。他把所有要讲的话用眼睛告诉了我,也许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他父母之外,还有他妹妹,我是一个能够看懂他的眼睛,,理解他特殊的话语的人了。在这胜利的时候,我们就高兴的开始分我们的战利品了;他不因我比他小几欺负我,给我分的少,而是我比他每次分的都要多。他没有抱怨,仅仅有的就是看着我笑,傻傻地笑,好像做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一样。  童年地趣事多的不计其数,然而这么多年了,我们都已经长大成大人了,看着同龄的人都一个个结婚了,而晨晨,为他们发出“啊啊”地叫声以致祝福。在他一个人的时候,我总是悄悄的走近,走近,站在他的后面,静静地看着他,看着他孤独的身影。我在这时,轻轻地拍拍他的肩头,他回过头,对着我笑,用手指让我坐在他的身旁。  我坐下,望着他的脸,望着年轻却有皱纹的脸,几丝霜打过的银发。我的眼睛湿润了。  “晨晨,你孤单吗?”我打着手势,用哑语和他说话。  “不,因为有你。”他无奈的,强装作无所谓地回答道。  “晨晨,不是这样的,我总有一天要离开你的。我有我的梦想,我有我的追求,有出门闯一闯的志气,所以,我不可能一辈子与你在一起,并不是我不愿意,而是现实不同意。”我给他解释着说道。  他表现的有些痛苦,可又无法说出来,只能望着天,不知什么时候他学会了抽烟,今天我才发现。这对于他来说,无疑是一个打击;也许,我有些自私;也许,上天不公,给予我的总是比他的多。可是,现实,就是这么的残酷。给予幸福的人永远是幸福,给予可怜的人一点欢乐都舍不得赐予。  大人,多么美妙的词,多么神圣的词;可我却讨厌它,因为成为大人,而丢失了一位带我长大的挚友。问苍天谁是其主,问大地谁载这一切。无人回答我。  如今,我已经离开故乡很多年了,在我一次回老家的时候,母亲又提起了他,我决定去看望他。带了些礼物,来到他家,院子有些零乱,但却有生气。  “晨晨。”我带着激动的心情向屋里喊道。  “哎。”是一个女人的应声,这是他亲爱的母亲。  “姑姑,我来看您了。”我从小就这样叫她,一方面是因她常叫我爸老哥哥,另一方面是我没有一个姑姑。  “军军呀,这孩子什么时候回来的,变阔气了就连老家也不回来,晨晨还经常惦记着你呢。”  她笑着对我说,内心的愧疚从心底升起。但是,我还是强忍住了,因为姑姑不喜欢哭的孩子,自我记忆起,晨晨哥就没哭过,他也教我别流泪,因为我们是男子汉。  “晨晨呢?姑姑。”  “他去城里打工去了。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回来了。”  姑姑忙不跌声的给我做饭去了,我看着相框上的他近来的照片,带着微笑,人也长胖了些,还有他的几个哥们,他是不缺朋友的。因为,他把心掏出来对待每一个人。香喷喷的饭菜很快就到了饭桌上,我和姑姑坐下来共同进餐。  “晨晨哥他近好吗?”  “还好,就是连个媳妇也娶不着。哎!”显得有些无奈。  “是啊,晨晨哥也不小了,这的确是个问题。不过,我相信他是幸运的。”我用那种坚定的目光鼓励着姑姑,以便让他放心。  “你结婚了吗?”  “还没呢!还小,再过几年吧!”  “哦,结婚的时候。可别忘了姑姑。姑姑可要看你的漂亮媳妇,哈哈!”  “一定!”  笑声充满了幸福,又有些可怜。我在晨晨哥家呆了几个小时,便驱车回去了,很不幸的是没有见到晨晨,让我带着失落回到了家里。这之后,我在也没见到过他,不知道他过的怎样。  近来,听到传说晨晨结婚了,娶了一个残疾女孩。  后来又听说,他喜得贵子,并且是一对双胞胎。  无论怎样,我都真诚的祝福他。  祝福晨晨哥。 共 183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的专科医院
云南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癫痫病患者的饮食禁忌是有哪些的
标签

上一页:七律小秋花

下一页:旅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