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城信息港

当前位置:

次元经纪人全文阅读

2019/06/25 来源:宣城信息港

导读

  被乌云铺满的天空开始发生异变。  因为它们的颜色越来越深,好似被灰色的粉刷涂抹了无数遍一样,本来

  被乌云铺满的天空开始发生异变。  因为它们的颜色越来越深,好似被灰色的粉刷涂抹了无数遍一样,本来应当是艳阳高照的时间,此刻却相当昏暗而又漆黑。  呼啸的风穿过城市的街区,它们带起散落的报纸跟其他废弃的垃圾,化作一股脏乱的气流席卷各处,给人一种宛如末世的压抑气息。  或许用‘末世’来形容也并没有错,毕竟这座城市在超能力者出现之后,至少有一半以上的人类离开了居住地,朝着市外的安全区移动,使得各处化作了无人区,毫无生气。  不过在这样的情况下,某些地区却响起了爆炸声跟枪击声,多半是趁火打劫的匪徒造成的动乱。  为了遏制犯罪事故的发生,警察们时间赶往现场进行处理,以至于发生了多次争斗。  收回落在乌云之上的目光,顾武在三人组结束为同伴们举行的葬礼后,以同样的方式带领众人回到原本的居住地,也就是用于休息的酒店。  刚刚从洒满碎玻璃和石块的大门进入室内,乌云上层就亮起了闪光,随后雷声大作。  只是大雨并未立刻落下,那躁动的雷声似乎正怜悯着尚未归家的人,所以催促着、响动着、奔腾着。  顾武没有继续去在意是否下雨,反正不管下不下都不会带来任何影响,不如说即便是下冰雹也不会带来干扰。  目前的顾武结束了爱丽丝的委托;  又让阿尔泰尔协助加斯科尔让莉迪亚好好休息;  然后顾武又搞定了三人组的要求,协助他们为同伴举行葬礼。  接下来……也就只剩下加斯科尔的愿望了。  加斯科尔是个好人,至少他的愿望让他看起来是个好人,毕竟他希望顾武可以拯救更多的落难者。  可问题在于拯救更多的落难者并无标准,不清楚究竟需要帮助几个人才行。  虽然也可以让加斯科尔改变愿望,但那样一来就不一定能够进行契约的签订了,毕竟‘拯救更多的人’是个愿望,其他的愿望都是候补。  “十分感谢顾武先生的帮助……这样就足够了……我们已经做完了要做的事情。”  “说过很多次,不用特意谢我,因为我只是为了自己而行动;你们现在就去等等,到时候我会叫你们集合的。”  “好的!!如果没有顾武先生的话……”  “滚。”  比起心平气和的劝说,粗暴的回应才可以让他们彻底闭上嘴巴。  事实的确如此,三人组没有继续向顾武表示谢意,而是一同朝着之前的酒吧跑去。  那个三人组失去了同伴,可他们比起愤怒和复仇,优先选择了合作跟生存,顾武认为这是很聪明的做法。  勇敢无畏的英雄值得敬佩,也正是因为那样的人世界才会不断进步,但顾武并不是那么厉害的伟人,所以会用简答粗暴的方式让自己活下去。  “金木先生,我们去找加斯科尔吧。”  “他就是一个‘钥匙’了么?”  “说的没错,一旦完成了加斯科尔的委托,我们就可以结束这次任务了。”  “我相信你的计划,只不过没想到通过这种手段可以结束任务,那么之前所做的一切……”  “那是敌对者的选择,我们可没有什么方法让他们回心转意。”  就跟世界存在英雄一样,同时世界也存在一根筋的笨蛋。  无论敌人多么强大、无论自己多么劣势,都不愿意妥协,必定会战斗到底。  “所以我还是有些不懂,明明可以避免这些事情,却非要选择一条布满荆刺的道路,哪怕受伤、感到痛苦也不会选择回头。”  金木研是个温柔的人。  不管是在原本的故事当中,还是在顾武的兑换世界当中,顾武都是一个非常温柔的家伙。  他为了需要保护的人而战斗,可与此同时也在寻求改变的世界方法。  其实顾武也在思考,为什么人要相互伤害呢?  他人失败时进行嘲讽、他人犯错时大声斥责、他人不顺是开怀大笑……  果然人都是‘生而为恶’,‘善良’属于后天培养的东西。  法律、道德,这些社会规则,不就是因为人类不够善良才存在的事物吗?  如果真的存在乌托邦社会的话,那样的世界就不存在任何规则了吧。  当然,乌托邦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也许是因为我们想要比起他人站得更高……”  只有高处可以俯视他人,位于低处者只有仰望的资格。  “战斗结束之后,你想要做什么?”  乘坐电梯之时,顾武被金木询问,这个问题他其实早就考虑过,所以不觉得有任何的迷茫。  “我要继续战斗。”  因为此次胜利并非完全胜利,真正的未来还在更加遥远的地方。  而且说不定可以通过上一任宿主的新情报找到更重要的信息,然后搞定系统带来的威胁性。  这时候电梯门打开,走出去的顾武眼就看到了坐在自己搬出来的椅子上的阿尔泰尔。  之前阿尔泰尔接到顾武的任务,让她作为护卫保护莉迪亚,再加上房间里面还有加斯科尔,莉迪亚多半可以睡个好觉。  “阿尔泰尔小姐,剩下的交给我吧,你可以用这段时间去想想要给岛崎小姐的礼物,毕竟我们比起预定时间晚了一些。”  “给刹那的礼物……”  阿尔泰尔认为顾武的提议很不错,于是点头之后离开了现场。  不过在离开之前阿尔泰尔还是叮嘱顾武  “有问题叫我。”  “收到。”  由于门没锁,顾武直接打开门走了进去。  这次金木仍旧同行,为此两个人来到玄关位置,还没有向里面打招呼,就听到了脚步声。  加斯科尔出现在两个人面前。  “莉迪亚醒了,正在洗澡。”  “这才睡了几个小时……”  “从过去到现在,她的睡眠时间都不长,但这次她彻底放松了下来。”  “那么我们也去搞定的‘任务’吧。”  “真的要去做?”  看起来加斯科尔有些将信将疑。  “加斯科尔先生,有句话是‘未曾拥有过光明,所以不惧怕黑暗’,我的想法自然是避免去干涉他们的人生,除非是在任务设置等等必要条件下,不过既然你提出来了,就要去做。”  顾武不想要去扮演那些人的救世主,因为他的力量是有限的,所以不会打肿脸充胖子。  只是在加斯科尔心中,他认为有必要做些什么。  “之前我看到了……那些人信仰超能力者的人对你的请求。”  “……这就是你产生‘帮助更多人’这个想法的原因么?”  “是啊,就算无法拯救世界,也要拯救身边的人。”  “加斯科尔先生真是个大好人。”  顾武不是在嘲讽,而是感到佩服。  为了完成加斯科尔的愿望,顾武再度动用与之前一模一样的力量,也就是隐形以及飞行能力的组合技,借此悄无声息地离开酒店。  要是在人尽皆知的情况下离开,必定会造成新的骚动。  不过这次实际上要快一些,因为顾武能够直接传送到去过的附近地点,不用浪费时间继续飞行。  “那些将我们称之为‘神之子’的家伙是被一群警察带走了,估计就在附近的监狱里面吧。”  顾武如此说着,他也没有浪费时间去分析,而降低高度后动用魔法催眠了一名负责包围酒店的警察,让其将信息告诉自己。  ‘森罗万象’搭配魔法来使用,可以达到一种全新的高度,使得顾武几乎变成‘万能’的存在。  “十公里之外的河口监狱,那些人被带到了那里。”  说完之后顾武提升高度,直接朝着目的地高速飞去。  此时刚刚好是雷声停息的时候,可这次安静并未带来什么改变,反而是让雨下了起来。  雨势不算大,动用能力构成障壁进行遮雨的顾武稍稍放慢速度,毕竟大雨让视野变得模糊,整座城市都陷入了朦胧的雨雾当中。  “方向是那边……”  加斯科尔指着北偏东的位置。  “其实我在莉迪亚房间待机的时候,就在调查附近的监狱位置,因为我确信那些人会被送进监狱里面。”  “所以在问到了具体内容后,才可以肯定吗?”  “是的……顾武先生,这次希望你能够协助我,因为我的力量不足够改变一切。”  “我可不是什么能够实现任何愿望的神龙啊,只有尽力而为。”  “足够了……”  这么说着的加斯科尔又把头转向金木  “这次也多谢金木先生的帮助。”  “我只是随行而来,当然我并不讨厌这种做法。”  他们都是老好人,可顾武觉得当个老好人是走不远的。  接下来三人花费了三分钟不到的时间就抵达目的地,从正面直接进入肯定不妥,为此顾武制造了混乱。  他事先在外面设置传送点,接着动用‘森罗万象’的能力破坏附近的电路,随后催眠相关人员进行带路,他们则是继续隐身跟着对方。  在找到那些被关押在牢房里面的‘崇拜者’之后,顾武再度使用传送能力将其带了出来。  还有些无法理解的人看着四周,他们知道自己跨越了空间,可是不清楚原因是什么,直到顾武等人在现场出现。  “啊啊啊啊!是神明大人啊!!!”  “神之子!果然你们没有抛弃我们!!”  “务必赐予我们奇迹!”  “我愿意付出一切!包括我这条性命!!”  他们伏在地上,比起虔诚的信徒还要诚惶诚恐。  面对激动的人群,加斯科尔伸出手让他们安静下来。  “都冷静一点,我们此次过来正是为了帮助诸位,不过有一点必须说明,我们不是神之子,也不是万能的上帝,只是拥有特殊能力的人,你们必须理解这一点之后才会得到帮助!!”  这些人逐渐站了起来,他们开始面面相觑,全然不在乎落在身上的雨水,而是在思考问题。  “明,明白了!我们什么都可以接受!!”  “神……不对,创造奇迹的超能力者,请赐予我们奇迹吧!”  “希望您可以伸出援手,因为……我已经没有其他的路可以走了……”  人们都表示明白,这才满意的加斯科尔将发言权交给了顾武。  看到顾武正式出现,他们争先恐后地靠近,可金木阻止了他们。  “一个个来,不守规矩的人也会被排除在外。”  此话一出,现场顿时变得十分安静。  顾武表示想要发言的人可以举手,跟之前的记者见面会一模一样。  很快全员举手,顾武挑选了一个看起来快的人。  “你想要什么?”  “我的妻子,她得了重病,希望……”  “先说明,我无法拯救必死之人。”  或者说,顾武尚未掌握让死者复苏的力量。  “我,我明白的!”  “那你是个。”  顾武让其他想要发言的人放下手。  这些人有些不甘心和不安心,也都嫉妒着初被点名的男性。  “神……不对,创造奇迹的超能力者,请赐予我们奇迹吧!”  “希望您可以伸出援手,因为……我已经没有其他的路可以走了……”  人们都表示明白,这才满意的加斯科尔将发言权交给了顾武。  看到顾武正式出现,他们争先恐后地靠近,可金木阻止了他们。  “一个个来,不守规矩的人也会被排除在外。”  此话一出,现场顿时变得十分安静。  顾武表示想要发言的人可以举手,跟之前的记者见面会一模一样。  很快全员举手,顾武挑选了一个看起来快的人。  “你想要什么?”  “我的妻子,她得了重病,希望……”  “先说明,我无法拯救必死之人。”  或者说,顾武尚未掌握让死者复苏的力量。  “我,我明白的!”  “那你是个。”  顾武让其他想要发言的人放下手。  这些人有些不甘心和不安心,也都嫉妒着初被点名的男性。  或者说,顾武尚未掌握让死者复苏的力量。  “我,我明白的!”  “那你是个。”  顾武让其他想要发言的人放下手。  这些人有些不甘心和不安心,也都嫉妒着初被点名的男性。  

包头癫痫哪家专科医院好
揭阳好的治癫痫病医院
铜川医院治癫痫病
标签

上一页:可惜我还爱你1

下一页:假如可以靠近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