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城信息港

当前位置:

遭遇牛劫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宣城信息港

导读

这年,陕西大旱。  土地到处都裂开了无数的大口子,像无数张干渴的嘴,朝老天爷抱怨自己的遭遇。没有张嘴的地方,覆盖着的也都是软软的轻飘飘的能淹

这年,陕西大旱。  土地到处都裂开了无数的大口子,像无数张干渴的嘴,朝老天爷抱怨自己的遭遇。没有张嘴的地方,覆盖着的也都是软软的轻飘飘的能淹没了脚髁的黄色浮土。无论是人的脚,还是牲畜的蹄子,或者是其它的稍有些重量的东西,只要落在上面,就会砸出一股股呛人的灰烟。小点儿的东西,碰着了地面,就被这贪婪的浮土顷刻吞噬得了无踪影。那些苟且活着的植物,也被干风和炎热榨干了浑身的绿色素,几近干枯,划根火柴都能让它们着火。水井里的水,连一只青蛙的身子都掩藏不住了。而人们呢,被热风抽打着,敲诈着,都快变成沙漠里的干尸了,热辣辣干巴巴的太阳象烤全人一样地炙烤着一切能让它碰到的人类,人真担心自己一旦遇到火,就会立刻燃烧掉了。  旱情可是够严重的。可是,人承受灾难克服困难的能力有时是很强的,这也就是人强于其他动物的地方吧。人很容易适应任何形式的自然状况,求生一直是人的重要本能。  所以,灾难面前的村民依然乐观地认识到,天无绝人之路。于是,他们中的精英,象夸父追日那样,到处去寻找那救命的水源,真是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  还别说,工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一天,他们快绝望的时候,在几十里外的一个山洞里,竟然发现了一眼清冽冽的地下泉流,生命的泉流。  从此,村民吃水,就用牛车到这个地方去拉。虽然很麻烦,但总比断水强啊。  有一天,天空地面间黄烟万里,骄阳似火,空中的灰尘也要燃烧了自己。  村道儿上,一辆拉水车,“嘎吱嘎吱”地碾着黄黄的尘土朝村子里蹒跚而来。空气干燥得让人不仅没有了精神,还大大坏了人们的情绪,嘎吱嘎吱的牛拉车动的声音,简直让人烦躁死了。  好不容易嘎吱到村口,猛然间,一头瘦骨嶙峋气若游丝的老黄牛,还有一头同样瘦弱的小牛,好象从天而降,立在路中间,挡在了水车的前面。老黄牛颤抖着,瞪着铜铃大的眼睛,乞求地看着赶车的汉子不动,它边上的小牛无力地蹭着妈妈的又瘦有哆嗦的腿,不停地“哞哞”叫着,好象在说妈妈我渴死了。  汉子见有牛挡了他的道儿,很生气,他就象借了车上水罐里水的力而忽然来了力气似的,大声吆喝挡道的老牛,试图让它走开。可那可怜的老黄牛,四蹄象扎进了地里,虽哆嗦得越发厉害,却就是纹丝不动。汉子更加生气,他扬起手中的鞭子,气急败坏地抽打起老黄牛来。那老黄牛被打一下,就抽搐一阵,它的腿颤抖得也便越发剧烈起来,几乎支撑不住那只剩了一把老骨头的身子了,可是,它还是不动地方,依然用那种特别眼神,先看看汉子,再看看自己的牛犊子,它眼眶里竟然有晶亮的泪珠在滚动着,如果不是它强忍着,早就掉了下来,它的嘴里卑微地哼唧着一种只有牛才能发出的声音。  汉子看到老黄牛这执拗的样子,知道牛是懂人气的,他不忍心再下手打它,皱了皱眉头,好象忽然明白了些什么,他立刻转身从大水罐子里舀了一瓢清冽冽的水出来,他还没忘了把掉在手背儿上的水滴,迅速用自己那在嘴里直打卷儿的舌头舔干,他“吧嗒”了两下暴着一层白皮的嘴唇,脸上露出很解馋的样子。接下来,他把水瓢伸到老牛嘴边,老黄牛很快地凑近水瓢,贪婪地用它的大鼻头嗅了嗅,却又把那张太需要滋润的嘴闭得紧紧的,喉咙里咕隆了几声,它不肯喝一口,却抬眼看看汉子,又无力地歪过头,看看自己的孩子,它又“哞哞”地叫了两声。汉子见状,又懂了它的心意,他迅速把水瓢端到小牛嘴边,小牛就痛痛快快地“咕咚咕咚”一饮而尽了那瓢水。  老黄牛已经有两颗大珍珠一样的泪滴,滑出了眼眶。它朝汉子深深地看了一眼,用力地甩了甩自己长长的黄尾巴,“哞哞”地连叫了几声,然后,它一步三晃地领着自己的孩子走开了。  汉子的眼眶也湿润了,他站在黄尘和烈日干风中,长久地望着那头老黄牛趔趄的身躯和小牛恢复了活力的样子出神。  忽然,汉子看见,那头老黄牛倒在了不远处,汉子一激灵,他全身的神经都刹时绷紧。可老黄牛并不知道他的焦急,它倒在那里半天没动一下,只有小牛,围着它的妈妈转着圈儿哞哞地哀叫着。汉子把牛车停靠在路边,踉跄地跑到老黄牛跟前,可老黄牛再也不会为自己的孩子企求汉子了,因为它已经被渴死了。  汉子在这个暴热的天气里,竟然泪流如注。他已经忘了送救命水回家,他挨家挨户去寻找老黄牛的主人了。 共 169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急性前列腺脓肿是什么病症呢
昆明治癫痫
云南癫痫病治疗医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