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城信息港

当前位置:

教师不光荣的职业

2019/07/12 来源:宣城信息港

导读

我次当班主任那年,也是我大学毕业那年。从学校回家由于没有买到飞机票,我便乘坐火车回家。对面坐着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五大三粗的样子,一

我次当班主任那年,也是我大学毕业那年。从学校回家由于没有买到飞机票,我便乘坐火车回家。对面坐着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五大三粗的样子,一直在打电话。他对着我口水横飞,一直在对对方讲述现在的教师有多不负责任,对学生又有多不好,而且还很生气的样子。难道就因为一个老师不好,他就要否定教师这个职业吗?我也是要去任教的认,对于他的这种评论难免有些不爽,不过我不会不识趣的反驳什么,若真的打起来,我不会得到什么好处的,我毕竟是若女子。可是我真的想不明白现在的教师在人们眼中怎么那么不光彩?我想,可能是这位中男子的在学校犯了错,他又是护犊子的人,所以才会把责任全推个人家无辜的教师!我在找工作时十分顺利,是在一家私立学校,我在大学主修外语,所以来教高一的外语,还担任了班主任一职。班主任月收入要比平常的任课老师多出两千,我便欣然接受。可万万没想到私立学校的班主任是给再多钱也没人愿意做的!起初,我对这些学生先是隐忍,可我还是没能承受了他们的一次次挑战。毕竟他们每次犯的错误都和我的班级量化有着直接的联系。学校规定量化的班级会给班主任加一千元的工资,二等奖八百,三等奖五百。而我的班级则每每倒数,对于付出同样的汗水和努力,我自认为不比别人差,然而他们却不我多拿到工资,我心里总归是不爽的。于是我便开始加大对班级的管理,不给学生犯错的机会。学校组织了的集体外出的机会,学生们很是兴奋,对于全封闭的学校来说这是前所未有的福利。有些学生便开始向我要请假条,想在这活动外出的机会里回家一趟。学校里规定是在四点返校,而回家边可以留点返校。他们理由充足,而我却感觉都在说谎。也可能是自己看多了日本动漫《侦探柯南》的缘故。想来也是,平常不见他们有那么多事要做,一到要出去了,怎么冒出那么多事?在我看来这都是借口,他们只是在为自己可以在外面多玩一会找借口。我说什么也没答应这群孩子的请求,可班长杨旭还是交上来一份申请名单,我接过来瞄了一眼,随即拿起办公桌上的笔把名字一一划去,唯独留下了徐梦婷。因为她在几天前就发烧啦,一直没好,我想让她回家去看看病,在学校的医务室里她打了几天吊瓶也不见好。“老师,你再考虑一下。”这是杨旭再次请求我的抉择。“不用再考虑啦!”我异常坚定的回答“明天只允许徐梦婷一人在六点四十回来,其余一律在四点前返校。”“老师,杜汐明天曾爷爷要过生日!”旁边的赵彤刚刚一直在向语文老师背课文,这时也转向我突然冒出一句话来。杜汐的名字在倒数第二列,早被我划去啦。“我爸过生日那天我以为没回家那!”我生气的反驳道。提起这件事我就来气,那天我无论如何向校长请假,他都没松口。到只容我请半天的假,笑话!我每次回家要一天的行程,难道要我走四分之一的路程在返回来吗?“就是,我爸妈生日是我什么时候回家啦!”跟在杨旭身后的曹慧嘟着嘴不满到。、“可人家是曾爷爷过生日那!百岁老人啦!不知道还有几回……”赵彤可能意识到了什么,丢下一句“老师你还是自己好好想想吧!”我想什么?能这么巧嘛?偏偏明天的生日?如果这次不外出,杜汐是不是还会请假回家?我猜测她根本不是回家为曾爷爷过生日,而是去网吧或是逛街吧!可我万万没想到徐梦亭会和她的要好同桌闹别扭,而她的同桌杨静会来我这告发她。在那次外出时,徐梦婷一早便得到了消息。而徐梦婷恰恰听杨静讲道以前的同学吃洗衣粉发烧的事,于是她便开始计划这一切,只为在外面多待二小时。我知道后顿时心里一紧,还好徐梦婷没有出事,若她要是真的有个三长两短,这一切恶果将是我一人担着!我也要自我反思一下,如果我可以敞开心扉和学生交流。在这全封闭的学校里学社为什么会要说那么谎言那?还不是我们这些不同情打理的老师逼得!也是那件事后,杜汐开始渐渐对我我产生了反感,上我的英语课不注意听讲不说,偶尔还会趴在桌上睡觉。我认为应该是赵彤将那天的对话讲给她听了吧!难道杜汐曾爷爷真的是那天的生日?我为了加以确认,我向杜汐的家长那打电话询问,果真如此!“可人家是曾爷爷,百岁老人啦!不知还能过几回……”赵彤未说完的话回荡在我的脑海。当时我还以为赵彤是要我考虑放杜汐回家的事,可现在想想她应该是让我考虑杜汐曾爷爷的年龄吧!百岁老人了,还会渡过多少岁月,谁又能算记得了那?人到晚年不就是盼个儿孙伴于左右吗?在那重要的日子里,我却没让他的宝贝回去。我有何德何能将自己的上一辈人来和人家的上三辈人比那?我现在开始担心,担心杜汐这次错过的会是她能和曾爷爷的一次过生日的机会。如果是这样的话,杜汐还会原谅我吗?我怕自己都不会原谅我自己!果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吗,杜汐是在我的课上被家长接走的。她曾爷爷去世了,对于我来说同样是一个打击。当时我望着杜汐走出去的那一刻,她回头瞪了我一样,满眼的恨意让我看的后背发凉。我真的很内疚,可内疚又能补回什么那?杜汐回来时,已经是半个月以后了,她明显的瘦了很多,脸也是那么苍白,显得整个人是那么的憔悴。“回来啦!这半个月的课程我帮你补回来。”我温和安慰她。如果她能好起来,我的内心也不会那么难过和内疚。现在这孩子真是让人心痛。“不用啦!有些东西错过了就再也不补回来啦!”杜汐声音沙哑的说道,我顿时有种在和老者交谈的错觉。她好像经历了岁月磨难比我还要多,现在我在他面前倒像孩子。我捏了一把冷汗,不会是那位不曾相识的曾爷爷附在了自己的曾孙女身上了来找我复仇来了吧!可怕的事发生了,曹慧离奇的失踪了。校园是全封闭的,不可能是跳墙出去那么简单,而且学校也调查了监控,并没有她的身影。的可能就是被人挟持了,又或者是……我开始不敢想象,如果是我判断的那样可怎么办?警方开始着手调查此事,再案子没能明白之前,全校的师生都有嫌疑,所以学生不可用任何理由离开学校。我开始忐忑不安,曹慧曾在那次外出时抱怨过自己的父母过生日时没能回去,怕是得罪上了杜汐,准确的说是得罪了那位老者。这也是在报复我,我是班主任,在班里无论谁出事我都逃不了干系。警方开始从学生调查此事,每个学生的日记本都被查了一遍。杜汐的日记本便出卖了她自己,她将自己的不满全写在日记本里:你们凭什么拿自己的父母和我的怎爷爷比啊,他们是壮在中年,曾爷爷是花甲老人,你们也配!短短几句话,写出了杜汐对我们的怨恨,也只有她的日记本可疑,我把以往的事告诉了警方,又将推理的事转述给警方。我和警方开始跟踪杜汐,果真杜汐行踪可疑。下午五点是晚饭间,杜汐在食堂打了很多的食物。然后去了学校的北大荒,北大荒是学校北边,而且是一片荒凉,所以大家称它是北大荒。杜汐拿出钥匙将北大荒的一间屋子打开后,走了进去。我和郑警官躲在门外,以便于听清里面的动静。“曹慧!”果真曹慧在里面,听到杜汐喊她的名字,我便想冲进去,却被郑警官拽住。“这是给你的食物,我警告你,我再帮你这一次,如果你还不出来的话,就等着饿肚子吧!”杜汐生气的说道。难道是曹慧自己不想出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我不想出去,我爸爸妈妈一点都不爱我,把我送到这全封闭的地方,像坐牢一样,坐牢的人好有人探监那,可我那?”曹慧口齿不清的说道,她明显在吃东西。“你爸妈怎么不关心你啦?你不见了,他们可担心啦!你爸妈都报警了,再不出来时就闹大了!”杜汐劝解的说道。看来我有误会了自己的学生,我注定是欠她了,我这个班主任做的很失败。我终于明白人们现在为什么误会教师这一职业了,原因就是自己太相信自己的判断!大家只活在自己的思维里,没能去为他人想一下。如果我在抱怨自己没能回家为父亲过生日时,可以考虑考虑杜汐的感受,她就不会错过曾爷爷的一个生日。其实在生活中的每一件事都是如此!我决定辞去这个工作,重返校园修心理学,这样我便可以引领更多的人打开心扉,学会和别人更好的沟通,以一颗友好的心来换取别人的一颗有好的心。彼此沟通,打开心扉,不要让猜疑蒙蔽了眼睛,耽误了别人,伤害了自己!

睾丸扭转
昆明治疗癫痫的医院
继发性癫痫病都有哪些病因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