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好男儿十年倾情拯救失足兄长

2018-11-05 09:33:36

好男儿十年倾情拯救失足兄长

今年34岁的刘海波,响誉辽宁律师界,在辽宁首届律师电视辩论大赛中,他以不凡的实力和表现被大赛评委会授予 辩手 。然而很少有人知道,这样一位光环萦绕的知名律师,其两位兄长,一个因参与抢劫被判死缓至今仍在服刑,一个因打架和盗窃两次被劳动教养。 同样是手足兄弟,人生的境遇为何如此不同?刘海波律师近日首次向笔者敞开心扉,讲述了一个少年如何立志学法,在倾情拯救两位失足兄长的过程中,也成就了自己精彩人生的传奇故事 兄长失足,法律谜团困扰勤学好少年 我出生在辽宁鞍山一户普通的工人家庭。家里兄弟三个,我排行老三。像天下所有的父母一样,望子成龙的父母给我们分别取名海龙、海洋和海波。我家是个典型的父严母慈兄孝的家庭。尽管那时生活条件不富裕,但也算是个衣食无忧的家庭,我们一家人其乐融融曾经十分幸福。 小时候,我和两个哥哥的性格差异很大,他们俩性格外向爱玩爱闹。大哥爱钓鱼,二哥的体育非常好,在学校的体育比赛中总能拿大奖。但因为不爱学习,他俩初中毕业后就参加了工作。我性格内向,但学习却是的一个。 我们哥仨住的小屋,成了童年的快乐天堂。那时大哥住上铺,我和二哥在下铺。他俩常用1毛2毛钱雇我给他们焐被叠被,我也乐于这么做。当然更少不了恶作剧,一次家里厕所堵了,他俩故意 难为 我,见我不知如何下手愁眉苦脸的样子,大哥用手把厕所疏通了,干完活还笑嘻嘻地把手拿到鼻子底下让我闻。我知道,哥哥是爱护我的。 没想到,这样的幸福和平静却在我15岁那年被打破了。 1985年11月21日,大哥因涉嫌抢劫突然被抓了起来。案子开庭那天,少不更事的我还抱着好奇前去旁听。庭审结束,看到大哥被押上刑车时我还拍着车窗对他说: 哥,没事!早点回家。 可大哥却再也没有回到那个带给我们欢乐的小屋。1986年6月,法院做出了终审判决,大哥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那时,我还不知道大哥被抓起来是怎么回事。更没有意识到家人蓄满泪水的双眼意味着什么,并将对我今后的生活产生怎样的影响。没想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年后二哥又因和人打架被劳动教养两年! 这一连串的变故,让昔日充满欢声笑语的家变得死气沉沉。父亲原本是个十分乐观的人,自打大哥和二哥出事后,父亲变得沉默寡言。 以前从不抽烟的妈妈突然开始抽烟了,而且抽得很吓人,手都熏黄了。我知道妈妈是在为两个哥哥心焦,却不知该怎样去安慰她。我开始一点点省下零花钱,甚至拣些瓶瓶罐罐的破烂换些钱,再用这些钱给妈妈买烟,尽管我并不愿意让妈妈吸烟,可我又有什么办法来安慰她呢? 爸妈的工资本来不高,两个哥哥出事后,家里不仅少了两份收入,无形中又多了两份支出,经济的拮据可想而知。好不容易熬到二哥劳教期满了,没想到二哥因盗窃再次被劳教两年。本来已经十分拮据的家,更是雪上加霜。 父母都是极要强的人,他们从来没放弃对两个失足哥哥的帮助,每个月必定准时到监狱和劳动教养院去探望他们。我曾和父母去沈阳看过一次大哥。大哥当时的情绪十分低落。那时候我还不懂,后来才明白,我们家只是个普通的工人家庭,不可能再给他提供什么更好的经济条件,也没有什么能力通过关系给他关照。我们能给予大哥和二哥的,只能是一份爱。 大哥和二哥的接连出事,已使我们的家支离破碎。惟一令父母感到欣慰的是,不管在小学、初中还是高中,我的学习成绩一直十分优异,而且在班级和学校任学生干部。高中时还是连续三年的全市三好学生和班干部。我成了这个风雨飘摇的家中惟一的希望。 立志学法,好男儿发奋读书为解法律迷津 这期间,有一个问号在我脑海中始终挥之不去 大哥人挺好的,二哥虽然爱打架,但也不是那种特别 恶 的人,他们怎么就被判刑了呢? 好人 也能进监狱吗? 后来我才从父母的口中大概了解了事情的一些真相。原来,大哥被人拉进了一个 女挂男抢 的犯罪团伙,因实施抢劫并惹出了命案,主犯把人给扎死了。这时我又想知道,什么叫 劳动教养 ?什么叫 死缓 ?他们有什么区别?对大哥和二哥来说,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呢?! 我开始思考自己今后的路该怎么走。我知道,很大程度上,高考将决定一个人未来的命运。这时我心里已下定决心:我要为家里做点什么,我要为大哥和二哥做点什么。我今后的工作一定要对大哥有所帮助,我要尽自己的努力去拯救他,让他早日回到社会和亲人身边。 高考前夕,我开始面临这样一个抉择 是报考大学还是报考中专?凭我的学习成绩完全可以考取大学,但考虑到家里的经济情况,我还是偷偷做出了报考小师范的决定。老师和家人知道后都一致反对。妈妈强忍着泪对爸爸说: 家里再怎么困难也要支持他念书,不能再让孩子为这个家做出牺牲了。 我终还是听从了老师和家人的劝阻。权衡再三我选择了离家近的辽宁大学。大哥当时正在沈阳大北监狱服刑,这样我就可以更方便地去探望他了。 高考成绩揭晓那天,我一个人去了学校,校长高兴地告诉我 你是咱校今年的文科状元!我很高兴,知道我离 拯救 大哥的计划又近了一步。从学校出来后,我忽然看见父亲正站在校门外,他不好意思地告诉我:我是怕你再出什么事,所以偷偷跟来了 那一刻,我的眼睛湿润了。 1989年,我以优异的成绩被辽宁大学法学系录取。10月5日那天,在爸妈的陪伴下,我第二次来到了沈阳。我看见,那一刻,父母饱经磨难的脸上次露出了一丝笑容。 我从没忘记内心深处的那份。我是怀揣着一份 会见证 来到大学的,从此我将接替父母,把探望大哥的任务扛到自己肩上, 会见证 从此成了我的专属。在以后探望大哥 会见人 的栏里,都郑重填上了我的名字。 学校离大哥所在的监狱骑车单程约有近半个小时的距离。为看他方便,也是为了省下点车钱,上大学的天,我就从家里带来了一台旧自行车。每次我都是骑车前往监狱探望大哥。大学四年里,每到探视时间,风雨无阻我没有一次失约。探望大哥成了我的义务,也成了大哥寂寞高墙内的精神期盼。 除了家里让我给大哥带的钱,更多时探望大哥的花销都是我从生活费口挪肚攒挤出来的。每次去看大哥我都会给他留下20、30元钱,而那时我一个月的生活费才100元。我总是能不花就不花,好尽量省些钱给大哥买些吃的和常用的东西。有好几次,本来已买完了东西,可一摸兜发现身上还有钱,就又跑出去再给他买一瓶酱油、几袋榨菜 在学校,我能吃咸菜就吃咸菜,有时觉得清苦,可一想到大哥,我就再也不觉得苦了! 回想童年时我们一起的快乐时光,每次见到大哥时我心里都十分难受,可还要做出高兴的样子,我要让他看到未来和希望。我清楚地记得,当大哥得知我考上大学时眼中流露出的骄傲和惊喜。这时的我已经知道,我去看望大哥的意义已不同以往,大哥从中感受到的更多的是家的温暖及希望。 亲情和关怀给了大哥改造的信心和动力。我开始感到大哥心理和行动上的点滴变化。监狱的管理人员告诉我,大哥的变化是明显的一个。每一次我去看望他过后,他都会骄傲地和别人说: 弟弟又来看我了! 家人的关心和亲情接力,使得他知道亲人都在关心他,这使他更加安心于改造。 有一次,大哥十分动情地对我说: 我没想到家人还会管我。这里的好多人,一年两年也没人来看。可你们却没有放弃我。尤其是你,我一辈子都感谢你,我的好弟弟!我现在终于知道,大哥对不起家人,对不起你。我知道我错了! 从大哥朦胧的泪眼中,我看到,大哥的心正在回归这个社会,回归我们的家庭。我终于感到了欣慰。 经过大学四年的法律学习,我以前脑海中的那些问号也都一一找到了答案。我知道了什么叫犯罪,知道了犯罪就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 天道酬勤,倾情拯救中也成就自己的精彩人生 毕业后我回到了鞍山。我的两个哥哥都是被警察抓起来的,我却成为了一名警察。这期间,我参加全国律师统一资格考试,以鞍山市第四名的成绩通过了律考。之所以参加律考,是因为我的命运早已经与法律联系在了一起。因为两位哥哥,我想要探究法律的真谛。也是因为他们,我要努力创造财富帮助家人帮助大哥。也是因为大哥,我萌生了要用自己掌握的法律知识服务社会,帮助那些需要法律帮助的人。 1997年,我开始执业做起了兼职律师。因为有过这样一段不同他人的特殊经历,为被告人提供法律辩护时,我都能够对刑事案件被告人的心境有更为切身的理解,对刑事被告人的态度也永远怀有一种其他律师所无法理解的微妙感受。那个时候,我已经开始在业界小有名气。 1999年,国家司法部出台了一项文件规定,警察院校的教师不能兼职做律师。2000年5月,我毅然辞去公职,做起了专职律师。我也成为近年来辽宁省公安系统个主动辞职的警察。那一年我刚好30岁。 做专职律师后,我接的个案子是一起非法拘禁案。当事人是天津的一名商人,因为索债方式不当,他到鞍山将债务人非法关押了一天,因涉嫌非法羁押被起诉。经过我的辩护,后来他被判管制监外执行。当事人对我的工作非常满意,不久他又将另一起经济官司交与我做代理。经他的介绍,这名当事人的朋友也都开始找我。我靠诚信和努力赢得了人们的信任。 这期间,我先后承办了在鞍山以及辽宁地区颇有影响的少女卵巢被切除案,代理了盖州市首例起诉盖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的民告官案,一审胜诉二审维持,在当地产生了极大影响。我还代理了辽宁首例适用举证倒置的医疗纠纷案,经两级法院审理全部胜诉,还为一起震惊辽宁省公安厅的被拐骗女工免费维权 出道不到两年,我便迅速打开了工作局面。 2002年,经层层选拔,我又参加了辽宁省首届律师电视辩论大赛,我和队友一路过关斩将,合力夺得团体亚军,我还被评为本次大赛三名 辩手 中年轻的一位。随后,中央电视台名牌栏目《为您服务》节目组的编导又找到我做随行律师,在鞍山和本溪当场参与解决了两起法律纠纷 我的事业开始渐入佳境,尤其令我感到高兴的是,我们家终于走上了正轨。参加工作不久,我就花2000多元钱给爸爸妈妈安装了,怕妈妈累着我又给她买了洗衣机。笑容又重新写在了爸爸妈妈的脸上,他们的感情也越来越好。昔日那个支离破碎的家又重现了生机。 二哥劳教期满后先到鞍钢做了名工人,后因为效益不好下岗了。为让他安心做事,我拿出仅有的积蓄,倾囊而出并筹款为他买了台出租车。因为是新司机,爸爸妈妈都很牵挂,遇到什么问题我还要帮二哥处理。好在二哥以前那种桀骜不驯的性格真的改了很多,他开始一心朴实地开车养家,已有了相对稳定的收入。这期间二哥也成家了,婚礼也是我一手操办的。 更为可喜的是,大哥由于改造突出,被监狱管理部门接连三次减刑,先是由死缓减为20年有期徒刑,又两次被减刑4年。原本要到2008年才能期满的大哥今年就要刑满出狱了。大哥目前归心似箭,已经开始规划自己未来的生活。我们这个被滚滚乌云笼罩了近10年的家终于开始曙光重现。 【我要纠错】 :christine

编码器电缆
粉料用管链输送机
太极定痛丹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