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城信息港

当前位置:

阿里与创业前员工的爱恨情仇宠爱有加或反目

2019/09/14 来源:宣城信息港

导读

前几天,一个阿里前员工,大肆以“阿里前高管”这个标签做背书,推广自己的创业项目——微商卖面膜,这一做法被阿里几个在职高管公开Diss了一把。

前几天,一个阿里前员工,大肆以“阿里前高管”这个标签做背书,推广自己的创业项目——微商卖面膜,这一做法被阿里几个在职高管公开Diss了一把。

很长时间以来,阿里与“阿里前员工”创办公司(即从阿里离职的人创立的企业,以下同)之间的关系都是外界津津乐道的话题。

马云曾说,“我希望未来中国的500个好公司中,有200个CEO来自于阿里巴巴”。然而在成立初期,阿里却并不鼓励员工创业,尤其明星级的老员工,阿里态度非常谨慎。到后来,阿里的这一态度才逐渐放开。

公开信息显示,创立20年来,从基层员工到集团高管,从阿里“毕业”的校友已达到10万人,他们中不少人选择了创业,投身电商、企业服务、金融、教育、文化娱乐、公益等各个领域。

位于杭州天目山脚下的福云咖啡,是阿里离职团体“前橙会”的大本营。在这座300平方米的咖啡馆里,每天都有来自五湖四海的阿里“毕业校友”(即阿里离职员工)聚集到这里,或分享创业经历,或畅谈梦想、情怀和友情。他们与老东家阿里依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些企业中,有的拿到了阿里的融资,与阿里保持着紧密的合作关系;有的则因为利益问题,与阿里反目成仇,甚至投奔腾讯;还有的则因为业务互补,直接被阿里收购,成为了阿里大盘的一枚“棋子”。

宠爱有加

从阿里离职创业,后又获得阿里的投资加持,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样的路径堪称完美。

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就是其中的一位幸运儿。

2014年,还是UC联合创始人的何小鹏次与阿里产生了交集。当年6月,成立10年的UC正式被阿里收购,何小鹏成为了一名阿里人。

在此后的3年多时间里,何小鹏曾先后出任阿里移动事业群总裁、阿里游戏董事长等职位,在阿里内部备受马云的青睐。

2017年8月22日,在UC十三岁生日那一天,何小鹏正式离开阿里,并在随后不久加入小鹏汽车,出任董事长。

何小鹏的加入,让小鹏汽车次与阿里产生了联系,并在此后为两者的合作打下了基础。

在小鹏汽车A+轮和B轮融资中,阿里都以领投方角色出现,累计购股超过10%,阿里董事局副主席蔡崇信也进入小鹏汽车董事会。

在同行蔚来汽车“站队”腾讯和百度后,阿里的资金注入让小鹏汽车的底气更加充足,同时,也多了一个标签——“阿里系企业”。

“我已经追了何小鹏十年时间,(阿里)会继续再追小鹏,多追十年,多追二十年”在小鹏汽车B轮融资发布会上,蔡崇信笑称。

在阿里的支持下,小鹏汽车加快了发展步伐。去年双12,小鹏汽车正式发布款新能源汽车G3,并计划在2019年底交付3万辆。

哈罗单车(现已更名为哈罗出行)则是阿里另一个“宠儿”。

作为哈罗单车的联合创始人兼COO,韩美也曾在阿里工作10多年,并负责支付宝国际部外卡业务。

在ofo和摩拜大打“价格战”的那段时间,发迹于二、三线城市的哈罗单车并没有引起外界的太多关注,直到蚂蚁金服的投资后才逐渐走进公众视野。

据了解,蚂蚁金服与哈罗单车的合作起源于希望对方在单车车尾贴一个支付宝扫码,为支付宝导流。

合作下来,蚂蚁金服对哈罗单车团队的执行力“刮目相看”,并决定投资哈罗单车,在战略上形成互补。据说在双方接触的一次饭局上,蚂蚁金服CEO井贤栋甚至把马云送给他的价值120万一瓶的茅台都打开了,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从2017年10月首次参与投资哈罗单车以来,在此后的数轮融资中,蚂蚁金服几乎都有参与。

2018年12月,哈罗单车宣布完成新一轮融资,春华资本和蚂蚁金服领投,据报道,此轮融资规模达到了40亿元。

在与蚂蚁金服合作后,哈罗单车的订单量实现了突破性增长,并帮助支付宝在拉新以及提高交易频次上贡献良多。

2018年3月,哈罗单车宣布芝麻信用650分以上全国免押后,两个月内注册用户上涨70%,日订单量暴增了100%。据去年9月哈罗单车对外公布的数据,其注册用户已超过2亿,日订单量达2000万。

与阿里业务有协同或者没冲突,又满足阿里长线发展的战略,是小鹏汽车和哈罗单车能获得阿里投资的重要原因。但不可否认,作为阿里前高管,何小鹏和韩美原本就与阿里有各种联系,相比非阿里背景的创业者也有更多与阿里达成合作的可能。

反目成仇

相比较之下,蘑菇街创始人陈琪就没有那么走运了。

在创办蘑菇街以前,陈琪曾担任淘宝产品经理数年,蘑菇街的核心成员岳旭强、李妍珠等也都来自淘宝。

2011年,蘑菇街成立,那时,它作为一个导购站,通过图片链接到淘宝卖家来加大淘宝交易量,从中获取佣金,为此淘宝非常支持。但随着蘑菇街流量的壮大,淘宝感到影响力受到了冲击。

于是阿里提出要投资蘑菇街,希望蘑菇街只导流给淘宝,对此,陈琪选择了拒绝。

“如果接受阿里的投资,就要阻止我们的内容创造者分享阿里巴巴竞争对手的东西,这显然违背了我们作为时尚目的地的价值主张,”陈琪说。

一气之下,淘宝开始封杀蘑菇街,并停止支付宝和蘑菇街的任何合作。此后阿里想用2亿美元收购蘑菇街,但依然被陈琪拒绝。

在与阿里反目成仇后,蘑菇街转型做了女性电商平台,并在2015年与美丽说合并,而这背后的主导者正是腾讯。

根据当时陈琪公开信的内容,“整个交易是以完全换股的方式完成的,蘑菇街和美丽说按2:1对价,腾讯作为美丽说股东,将对合并后的新公司追加投资”,合并之后,腾讯成为蘑菇街大股东,持股18%。

自此,蘑菇街彻底倒向了腾讯阵营,与阿里分道扬镳。但此后的几年,因为电商大格局已定,蘑菇街的发展并不顺利。招股书显示,蘑菇街在2018年第三季度的营收为2.33亿元,同比增长8%

,净亏损为1.8亿元。

2018年12月,蘑菇街在纽交所“流血上市”,成为电商行业里目前为止一家完成上市的企业。

蚂蚁金服前董事长彭蕾曾说,早出来的很多阿里人创业做的事情都和阿里密切相关。所以,在早期阿里不投前员工创办的项目几乎成了不成文的规定,尤其是涉及到电商业务的项目,阿里都态度谨慎。他们与蘑菇街分道扬镳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出现的。

合作变对手

滴滴可能是让阿里恼火甚至伤心的企业了。

在创办滴滴之前,程维曾在阿里“中供铁军”工作多年,后来成为阿里当时B2B部门年轻的区域经理,并升任支付宝B2C事业部副总经理。

可惜的是,这样一个“根正苗红”的阿里系前高管,在离职创办滴滴后,却选择了腾讯的怀抱。

在腾讯的扶持下,滴滴与阿里投资的快的打了几乎两年的“价格战”,双方疯狂烧钱,终以合并收场。

滴滴吞掉快的,阿里因而成为滴滴的股东,后来也曾向滴滴追加投资,但话语权明显弱于腾讯。据说后来在提起这桩合并案时,阿里CEO张勇曾将其形容为“阿里一次完全的失败”。

如果说滴滴与快的的合并让阿里限于被动,此后滴滴成为ofo大股东的局面则更加让阿里恼火。

由于入股ofo时间较晚,虽然阿里也出资不少,但在ofo的经营管理上,阿里一度话语权较弱。

一位阿里的内部人士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表示,滴滴系作为ofo大股东,一度尝试主导摩拜、ofo合并,并试图将共享单车纳入滴滴的出行大生态版图,这让ofo和摩拜自身以及背后的阿里和腾讯都十分不满。

全资收购

阿里与其前员工创办企业之间,还有一类很有意思,那就是直接收购,这其中典型的就是口碑。

成立于2004年的口碑,主打本地生活服务,其创始人李治国曾是阿里第46号员工,1999年加入阿里,主要成就是开发了诚信通,也是从阿里离职创业的早一批创业者之一。

2004年,27岁李治国告诉马云要出去创业时,马云曾反复劝他在阿里再干两年。但李治国拒绝了,第二天就找到他的直属上司也就是马云的太太张瑛,提出辞职。

后来因为融资不顺,张瑛还以私人的身份投资了口碑,这为以后阿里收购口碑增加了一份姻缘。

2006年,随着淘宝渐成规模,阿里在2C业务急切想要更多布局,而口碑所做的项目正是阿里预谋已久的方向,于是阿里以1500万美元战略投资了口碑,并在两年后将其收购。

2015年,阿里、蚂蚁金服再次注资60亿元发展口碑。如今,被阿里收购的口碑和饿了么已经组成了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以对抗美团点评。

据报道,对于当年投资、收购口碑的事情,马云曾经有过担心,他曾担心这会变成变相鼓励员工出去创业。

因此在内部员工大会上,马云放话说,投阿里人创业只此一例,不会有第二例,但后来马云还是“食言”了,此后不断地有阿里前员工创办的企业获得阿里的投资,并不断发展壮大。

据初橙资本统计,仅2018上半年,阿里前员工创办的企业就新增200多家,并在持续增长;按照那些企业的估值,目前,总估值高达10000亿元,这相当于在阿里之外再造了一个新阿里。

曾经,阿里与前员工创办的企业之间呈现出亲疏莫测的复杂关系,如今越来越多企业愿意“接近”阿里,毕竟,大树底下好乘凉,而阿里对此的态度也更加开放。

滁州治疗阴道炎费用
韶关治疗阴茎异常勃起费用
开封癫痫病医院费用
榆林治疗阴道炎方法
北京西京中医医院电话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