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城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中國IPTV誰的熱忱在消退

2019/05/02 来源:宣城信息港

导读

4月16日:關于IPTV,形形色色的論壇、峰會依然很多,各個方面的大道、小道的消息仍然很多,可是,會參加多了,便發現不但這些面孔都似曾相識,

4月16日:關于IPTV,形形色色的論壇、峰會依然很多,各個方面的大道、小道的消息仍然很多,可是,會參加多了,便發現不但這些面孔都似曾相識,就連這一次和那一次的話題都相差無幾,消息聽多了,也便對這個曾經充滿光榮與夢想的市場生出幾許麻木。

IPTV,好像一直都是一场思想的盛宴,是厂商、运营商、媒体们的盛大PARTY,如今,虽是曲未终人未散,乃至连期待中的高潮都还没到来,却由于这场晚会过于拖沓冗长,大家都有了些意兴阑珊的味道。继续留下去?虚耗精力。马上抽身走?又怕错过真正的高潮。于是,就像那些峰会论坛现场表现出来的,我思,我在,我心不在焉。

设备厂商――我本将心向明月

要说在这场盛宴里真的有人会受伤的话,那装备厂商无疑是损失惨重的那个。一直以来,热情、投入多的不是他人,正是设备商们。中国IPTV市场的商机像一个巨大旋涡,把西门子这样的巨头也卷了进去,更遑论国内的UT斯达康、中兴、华为、上海贝尔阿尔卡特们的投入,UT面对小灵通市场的萎缩,更是把身家性命押在IPTV上。

2006年是厂商们大出风头的一年,各地招标频频展开,厂商们四周出击,除了西门子黯然引退,可以说各有斩获。但是手里拿着单子,心里只怕是五味陈杂。UT和中兴这对冤家常常不期而遇,像他们在上海的格局。UT单子拿得够多,市场份额也抢到了位,收入上却并不能解救自己的危机,甚至几次陷入停牌困境。中兴的单子也不少,但是花多果少却是硬伤,甚至有的地区项目还被别家反水。华为和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市场份额和声音相对弱一些。

今年的CCBN2007上,包括早早退出IPTV战场的思华在内,大家开始猛对数字电视示好,IPTV,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电信运营商――给我一个理由先

由于传统业务萎缩,电信运营商着实希望可以借着IPTV峰回路转,但是政策、标准、内容、牌照种种问题纠缠在一起,让电信运营商的步子迈不起来。虽然出现了像上海、哈尔滨这样迅猛发展的局部市场,但从整体市场来讲还是欠缺实质进展。电信运营商更是看紧自己的钱袋,业务不妨先做着,声势也无妨造起来,投资嘛,却还是毛毛雨。

据新近获得的信息,各地广电纷纷上书,要求广电总局对IPTV业务有所限制,并且已得到肯定批复。其焦点有3:IPTV不能包括广播(直播)电视;点播内容须经审批;经营主体要明确,即牌照拥有者在各地的经营不能由电信或通出面。

如此一来,电信运营商还有何热情可言。只怕在郁闷到内伤的同时,也难免暗自庆幸没将自己的鸡蛋砸在IPTV这个筐里吧。

内容运营商――都是利益惹的祸

目前仅有的几块牌照都握在广电系手里,按理说自家人好说话,但是偏偏抵制就是来自自家兄弟。从泉州广电叫停开始,各地方广电部门明里私下的限制就没断过。说到底,还是利益作怪。即使拿了地方牌照,即便跟电信找到了很好的合作模式,这里摆不平也是白搭。

若按批复要求的去做,上海文广也好、南方传媒集团也罢、乃至央视,谁有这个能力与精力去各个地方具体做业务?到时候手里的IPTV牌照怕只能成为曾经风光的一个标记而已。

媒体――早把新桃换旧符

媒体是市场的晴雨表,它们追捧的是新鲜事物、是焦点、热门,而这个世界每天都有那么多新事物新概念新市场出来,3G、WEB2.0、P2P2.0,博客、播客、宽频,分享、交互、关联,AVS、CMMB、TD-SCDMA,需要关注的实在太多了。

缺乏突破、失去新鲜感的IPTV正逐渐受到媒体冷落。

正如史炜所言,“许多先进技术都死在讨论中”,而比技术先死掉的,只怕还是人们的热忱。更何况,这场盛宴里,从来就缺少了关键的一环――用户。这个广大的群体的热忱还没有机会被开发出来,因为对绝大多数业外人士而言,“IPTV是什么”是个需要好好解释的问题。(周晓静)

南京市长坦言房价上涨过快调控措施紧急出台
通用点火开关缺陷已致16人死亡仍将增加图
京剧系借力演出平台推荐演出牵线学生与雇主
标签